安徽25选5开奖结果
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328、第三百二十八话

    唤雨没有丝毫顾及直言道:“陛下应该知道, 不是吗?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 则天皇帝才卸下了满脸的威严, 神情哀伤落寞道:“看来你都知道了。你们情同父子, 一切都是情理之中,朕又何须意外。当年朕未来得及问?#20843;?#36807;世的缘由,之后不过道听途说他是得了急症突然走的。”

    唤雨没有隐瞒,将真相全都告诉了则天皇帝。当得知这些, 她满脸的哀戚痛苦越发浓重, 她视线?#30171;?#27785;默了许久许久,方才用低沉得略有疲惫?#32435;?#38899;道:“原来这才是他?#33618;?#26469;的理由, 可我却怨了这么多年, 是我害死了他啊!”

    说罢, 她黯然神?#35828;?#36716;过身,步履蹒跚的往前走,一?#32536;纳?#23448;婉儿见状, 连忙接过唤雨手中的陶罐, 跟上了则天皇帝的脚步。

    这时, 唤雨连忙叫住了则天皇帝:“陛下请留步, 草民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则天皇帝停下脚步:?#20843;怠!?br />
    唤雨言辞恳切道:“神兵司是先父一生的心血, 还请陛下善待神兵司。”

    则天皇帝沉默了片刻, 问道:“要如何才算善待?”

    唤雨回答道:“既然?#33618;?#37325;回往日忠君爱国的荣光辉?#20572;?#37027;何不任它徒有虚名的成为一段佳话?”

    对于唤雨的提议,则天皇帝在心里掂量了过后,回复道:“为何?#33618;?#37325;回往日辉?#20572;?#20320;愿意代你父亲继续忠君爱国的职责吗?”

    受了这么大一个烫手?#25509;? 唤雨似乎早已料到则天皇帝会有这样的?#25165;牛?#22240;而?#25442;?#19981;忙道:“忠君爱国是每一个大周子民应尽的义务,草民自然责无旁贷。可若是子代父职务唯恐?#33618;?#22914;先父?#21069;?#20840;心全意付出,自然也难以得到如先父?#21069;?#19981;离不弃的礼遇,这是神兵司荣光辉煌的?#26469;?#20043;本,也是意义所在,草民不想画虎不成反类犬,请陛下三?#32423;小!?br />
    唤雨的婉拒之意则天皇帝听得很明白,她点?#35828;閫返潰骸?#26389;明白了。既然是闲云野?#23383;?#36523;,如?#20301;?#26377;高?#29992;?#22530;之心,朕?#25442;?#24378;人所难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唤雨暗暗松?#19997;?#27668;,道:“草民才疏学浅难以当担重任,不过推荐一个合适的人选给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何人?”

    “神兵副?#27785;歟?#26757;仁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人选,则天皇帝嘴角露出一抹难以言喻的笑意:“朕对他素有耳闻,他就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,强就强在命好傍上了袁一这颗大树。如今百官臣服吏治清明,神兵司也的确该功成身退,你的建议朕会好好斟酌。”

    说罢,则天皇帝迈开步子继续向前,而上官婉儿急忙上前搀扶着她,主仆俩人皆是神情沉重的穿过黄昏将近的御花园来到了寝殿?#23567;?br />
    则天皇帝推开梳妆台旁的窗户,静静的看着窗台下妖娆绽放的牡丹花出了许久?#32435;瘢?#19981;知不觉黄昏已经远去,夜幕悄?#21796;?#20020;,愣愣站在窗边的则天皇帝忽然转过身,什么话也没有说就拿起上官婉儿捧在手中的陶罐往外走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上官婉儿连忙迈开步子跟上去,则天皇帝?#24895;?#36947;:“你呆在这儿,朕想要一个人待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上官婉儿躬身领命,目送则天皇帝走出寝殿。

    则天皇帝紧紧将陶罐搂在怀中,可脸上始终保持着一贯的威严冷傲,她虽已是老态龙钟,?#20260;?#21364;努力让自己昂首挺胸,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走在苍茫的夜色?#23567;?br />
    等来到寝殿后的花园中,她看了看迎向月光妖娆绽放的牡丹花,又看了看怀中的陶罐,喃喃自语道:“沈言啊,你是天底下最懂我的人,以前?#19968;?#22256;惑是不是也看懂了你,可如今我已经不再有这样的困惑。你之所以不选择入土为安,是因为你知道我有多?#22402;露?#20919;清,多么惦念着你,才想要以这种方?#33050;?#20276;在我身边,走过人生最后一程归途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打开被蓝缎包裹捧着陶罐拿下封布,她抬起皱巴巴的手伸进罐中,可刚到罐口她就感到一阵如临深渊的恐惧,她不由得将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她紧紧闭着眼神情哀?#35828;?#21574;站了片刻,深深吸口气又重重吐?#19997;?#27668;,排遣过心中的难言的痛苦之后,她再次抬起手伸进陶罐中,抓起?#35805;焉成?#36719;软的骨灰,撒向栽种着牡丹花的土?#20048;小?br />
    等?#35805;?#25509;?#35805;?#30340;将骨灰撒尽之后,她脸上的凝重也渐渐消散,她看着面前的牡丹花露出一抹浅笑道:“牡丹花有你的滋养,而你也有了牡丹花?#32435;?#21629;,从今往后每一天你就在窗下伴着我,咱们一起看遍每一个黄昏?#31456;洌?#26263;夜黎明。沈言,谢?#33618;?#26366;来过。”

    说完,则天皇帝转身带着无尽的落寞神伤,步履蹒跚的走进了凄寒静谧的月色?#23567;?br />
    此时,在月下满腹心事不仅仅只有则天皇帝,还有身在公主府的李令月。她独自徘徊在月下的幽径中,猜想着唤雨此行地目的究竟为何?那个蓝缎包裹里的又是何物?

    她思来想去却没有一点头绪,而后她转念一想,唤雨虽然来得突然,?#20260;?#21521;来与世无争在长安守着一处客栈度日,即便有心也无力掀起什么风浪。

    当想到这层,她的心便稍稍安稳了一些,也索性收起思绪,等明日进宫再向上官婉儿打探风声。

    如此,她便迈开步子往自己院里去,却不知不觉来到了袁一曾待过的那处院子,她不由得停下脚步,站在紧闭的院门外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上了她心头,她低着头?#20102;?#20102;许久许久,?#31449;?#36824;是忍不住推开了虚掩着的院门。

    ?#29238;?#20011;鬟正躺在院里的矮榻上纳凉聊天,见院门被打开了都连忙起身去看,当瞧见是李令月,都忙不迭上前行礼询问有何?#24895;饋?#26446;令月摆了摆手道:“本宫随便走走,你们各自忙去吧!”

    丫鬟们应承着?#32435;?#32780;去,李令月便穿过院子,走到了屋子里,她边小心翼翼的往往里走,边借着从窗外透过的月光打量着房中的陈设,曾与袁一在这儿朝夕相对的一?#33618;?#21448;浮现在她?#38498;!?br />
    她心中泛起了阵阵甜蜜的涟漪,嘴角荡出了丝丝微笑,她在软塌上坐下,动情的抚摸着叠得整整齐齐的锦被,喃喃自语着:“你明明早已清醒,完全可以摆脱我的控?#30130;?#21487;你却宁愿?#24616;?#24453;在我身边做一个活死人。这样算起来,你听到了很多不该听到的话,享受了很多不该享受的待遇,还有那晚你莫名其妙流鼻血,原来是动了邪念才会如此。那段时间你该遭了不少罪吧?活该!”

    忽然之间,一种难以自抑的思念在心里泛滥,她低头陷入了?#20102;跡?#35768;久后,她喃喃自语道:?#20843;?#20197;,你真很爱我,对吧?我有些想你了,袁一。要是一切能回到最初开始的样子,再重头来过那该多好啊!”

    这番感慨过后,她起身离开了屋子,回到了自己院里。夜已深,她一回来丫鬟们便忙活着伺候她就寝,她睡下闭上眼满脑子都是一些?#20197;?#31967;的画面,搅得她难以入眠。

    她辗转反侧直到夜阑时分,心里莫名其妙萌生一个念头,她要?#35328;?#26790;里秦始皇说的那个礼物挖出来看看。于是,她和衣起身?#24895;?#20011;鬟找来了护院长,让他亲自去城外挖开梦?#26143;?#22987;皇指明的那颗梧桐树,看看其中是否藏有宝贝。

    护院长领命而去之后,李令月也渐渐冷静下来,她觉得自己这番作为太过滑稽可笑,可又转念一想既然人都已经派去了,就当闲着无聊找找乐子也无妨。

    经过这样一番折腾,原本睡意阑珊的李令月躺在榻上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,一觉便睡到了大天亮了,她打了个哈欠起身洗漱,全然忘记了昨晚的事。

    她按照习惯边吃?#26049;?#33203;,边随手翻看着昨夜写在小册?#30001;?#24453;办事宜。她蹙着眉正在为一件悬而未决的事情苦恼之时,一身黄泥脏兮兮的护院长捧着个用衣裳牢牢包裹着的物品匆?#26131;?#20102;进来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李令月放下手中的象牙箸,将小册子收进?#38706;道錚?#36441;了?#20037;?#28385;脸不悦道:“你这一身泥垢是怎么回事?没看到本宫在用膳吗?”

    护院长连忙停下急匆匆的脚步,停在门边唯唯诺诺道:“小人唐突,请主子恕罪!”

    李令月摆了摆手:“罢了。你手里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护院长躬身回话道:“启禀主子,这是奴才按照您的?#24895;潰?#22312;城外树林挖来的。”

    经过这番提醒,李令月方才回忆起昨晚脑门一?#35748;?#20986;来的馊主意,眼下见真挖出来东西,她又惊又喜笑道:“还真挖出东西来?#25628;劍?#19981;是你随手捡来些?#20166;?#28866;铁,好向本宫交差吧?”

    她不痛不痒的提出这番假设,却把护院长吓得够?#28023;?#20182;换得跪地道:“主子明鉴,就算奴才吃了熊心豹子胆,也万般不敢糊弄主子。”

    李令月没有说话,只是点?#35828;?#22836;,向侍立在身旁的丫鬟使了个眼色?#24895;?#36947;:“拿来瞧瞧。”
安徽25选5开奖结果
1分快3怎么倍投 七星彩技巧规律 北京pk赛车冠亚和值技巧 有没有稳赚不赔的彩票 快三有没有规律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pk10一天稳赚技巧 一分快三怎样稳赚 8码滚雪球实战方法 江西时时专家预测